哈尔滨汽车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养护

木纹神目风第二六九章十八血煞

时间:2020-09-17 来源网站:哈尔滨汽车网

神目风 第二六九章 十八血煞

【在跟冰元术士战斗的时候,陷入风之力的感悟…】巫雨霏苦笑着摇了摇头,白安的这个徒弟,还真是一直不走寻常路啊…

漫天的冰魄银针强度不减,巫雨霏既然发觉沐风陷入感悟之中,自然要尽力为沐风继续营造感悟的环境,

风元力一丝丝一缕缕飘在半空,慢慢撑开了一片空间!

沐风的灵器弓依然挥舞着,但是慢慢地,撞击在灵器弓之上的冰棱越來越少!

丝丝缕缕的风元纠结成一道道微小的旋风,对着沐风全方位攻击的冰棱也被这旋风带动,绕着沐风飞旋了起來!

巫雨霏竟然失去了对那些冰棱的控制!在自己的冰晶世界之内!

寒月峰的防护大阵之外,执法长老远远地站在自己的凝形飞鹰上,看着下方正在战斗的沐风和巫雨霏两人,脸色阴晴不定,

符合嗜血狂魔的外貌特征,又跟巫雨霏走得这么近,执法长老已经能够确定嗜血狂魔到底是谁了!

但看了这么久,他也沒能看出沐风到底是怎么将血剑宗四百名弟子给弄死的,

那些人之中可是不乏术校和术帅之境的,甚至情报上还说死的人中有一名术王中期的内门弟子!

【不过…悟性确实不错…】

执法长老的狠辣向來是门内出了名的,但这一次,他也犹豫了…

沐风的身上,并沒有他之前所认为的邪气,若不是掌控了情报,他看到这样一个人,也不会认为他是一个魔头,

若他只是为了自保,而杀人的话,那并不是他的过错,毕竟血剑宗的霸道也是出了名的…

【一切为了宗门…】

执法长老脸上的迷茫之色很快就褪去,取而代之的是如同老鹰一般的狠厉神色,

有巫雨霏在,他还不方便下手,何况寒月殿的防护大阵也是一个棘手的东西,强行破阵,动静太大,必然会引起宗门内其他弟子的注意,

但这事情也不是很急,在兽潮到來之前,会有机会的!

沐风要是知道,执法长老差点被他貌似纯良的外表给欺骗了的话,绝对会笑得岔过气去…

漫天冰棱飞旋,沐风几乎已经不见人影了,整个人完全被冰棱旋风给包围住,

从头到尾,沐风仅仅只是消耗了可以忽略不计的风元,但效果却好得沒边!

这就是白安当初要把沐风丢上乱流层的原因,一种境界的体悟,能给术士带來无穷无尽的好处!

【风柔之境…当初白安在术校之境的时候,也沒能成功体悟这个境界吧…】巫雨霏看着越來越庞大的冰棱旋风,手中的动作并沒有停下來的意思,

因为沐风的气息并未有出现紊乱的迹象,表明让近万块冰棱漂浮还沒有到沐风的极限,

巫雨霏很期待,沐风这一次的顿悟,会让他创造出什么东西來!

沐风此时已经完全沉浸在一种空灵的状态之中,双眸紧闭,神目的光芒也沒有绽放,

但他却好似能够“看到”整个世界,一个…与肉眼和神目看起來都不同的世界…

他自己好似成了一缕微风,飘荡在蓝天白云下,而四周有千千万万跟他一样渺小的风,它们围绕着沐风一直在旋转,似乎想要带着沐风一起遨游…

沐风有些茫然不知所措,他的思维好像凝固住了一般,让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随风逐流…

远处几道燃烧着的陨石好似“不长眼”一般,对着沐风横冲直撞而來,

沐风的心里出现了抗拒,并不愿意与这几道流光有所接触…

所以当它们來到自己的身前的时候,沐风放弃了对自身的控制,让自己完全去随风而动,

那几颗陨星冲撞着沐风身旁那千千万万的微风,似乎想要将被包裹在其内的沐风轰杀成渣…

但,陨星的冲撞挤开了空中的微风,却一个统一的国际标准是需要的。实际上已经有了这样的一整套标准。其中关于站的LOGO也顺带着将容身其中的沐风越挤越远,根本就沒法擦中沐风的身体,

风!那是杀不灭、亘古不变的存在!

即使世界崩灭,风儿依然能够安详地在虚空中游荡,直到宇宙的尽头…那里又是否有另外一个世界…谁又知道呢…

沐风就这么融入了风中,轻飘飘不带一丝重量…每当有什么事物对着他冲來,他都完全不管不顾…

因为,他是一缕风…一缕永恒不灭的风…

任凭对面是凶猛如虎狼,抑或是暴烈如魔猿,沐风自清风拂面,悠然自得,

飘了一会儿,沐风那种空灵的状态才慢慢褪去,意识重回脑中,这才反应过來自己还在战斗,猛地睁开了眼睛,

“我靠!”

轰!沐风从顿悟的境界中脱身而出,那一直缭绕在自己身周的风之力也骤然停了下來,

上万枚漂浮半空的细碎的冰棱失去了风元的牵引,顿时倾泻而下,直接将反应不及的沐风活活掩埋!

此时已经是深夜了,巫雨霏和秦宇两人正坐在寒月殿之内,秦宇不断地提出自己的疑问,让自己的师母为自己解答,

突然而來的巨响自然引起了他们的注意,赶忙走上前去,将被埋在冰雪之中的沐风挖了出來,

“这…多久了,”沐风愣愣地看着明月高悬,沒想到自己竟然花了这么久的时间,

“也不久…才八个时辰…再过一个时辰就天明了…”秦宇嘴角勾笑,对于沐风能够感悟这么久很是羡慕,

他从踏入修炼之途到现在,可还从未有陷入顿悟之中的经历!

“八个时辰!!”沐风等大了眼睛,自己明明只是飘了一小会儿,这怎么可能…

“咦…那边怎么回事,”沐风望向北方,远远地就能看到火光冲天,简直快要将黑夜变成了白昼!

巫雨霏也望向了北方,轻叹了一口气,那是死亡峡谷的方向,“灾星陨落…衍月门恐怕是有难了…”

巫雨霏在几年前,就曾听过门内一位擅长卜算的太上长老说过,“妖星坠…危机始…”

那位太上长老年岁已经很高了,据说他每隔几年才会出手占卜一次,所说的预言从來沒有不成真的时候,

“陨星……”沐风双眼微眯,他记得…刚刚陷入空灵之境的时候,似乎…就有看到妖星陨落,

【难道…我所看到的东西不是虚幻,!】沐风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这种感觉实在太微妙!

“你们几个准备好…我找个机会将你们送走吧…”

巫雨霏叹了一口气,白安送秦宇几人來衍月门,并不是让他们來帮忙抵御宗门危机的,仅仅是为了让他们修成归国,为保卫国家罢了…

“啊!我还有事,你们先聊!”

沐风突然大叫了一声,急匆匆地跑进了后殿之内,只留下巫雨霏和秦宇两人在原地无语地看着他的背影…

【哎呀…老白啊…你千万不要來得太早啊…】沐风匆忙冲进自己的房间之内,立刻就盘膝坐地,恢复起术元來,

他可是有一个计划准备实施,但那必须要有充足的术元才行!

离天亮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了,昨天白衣吕麟來殴他的时候,可是很早的!

“诶!对了…神术?易目!”

沐风单手结了一个简单的隐式,瞬间将自己的视野与杜昂交换!

昨天沐风才让杜昂他们去帮自己打探情报,说好了夜里子时的时候联系的,但……

【你他娘的终于想起我了啊!】

另一边的杜昂顶着两个黑眼圈,很是愤懑地在地面以沙土凝聚出了一行大字,

他从子时一直等到了现在!生怕沐风急切需要情报來判断情势,但很明显…自己被主子给遗忘了…

【嘿嘿…那个…跟寒月长老切磋了一个晚上…所以…】

沐风也有些不好意思,自己跟杜昂说得不清不楚,他肯定很紧张地去搜集情报,却沒等來沐风的联系,

【好咯…人家长老比较重要咯…】

沐风满脸黑线,无语地看着另一头杜昂以土元凝形的几个扭曲的大字,完全不知道要怎么说了…

两边安静了一会儿,杜昂才不情不愿地从怀里取出了一张信纸,上面汇集了夏如龙四人奔波一天打听到的消息,

而且他们四人,现在已经随着衍月门前去四大国采购各种生活必需品的队伍,离开了宗门,去为沐风搜集情报,

【血剑宗以追杀嗜血狂魔为由,近千人涌入灵兽山脉,但有风声说他们醉翁之意不在酒,他们真正的目的还在查!

血剑宗发布通缉令,谁能摘下嗜血狂魔的人头,赏二品元晶十颗!四大国大大小小的雇佣兵团也全都涌向灵兽山脉!

传言嗜血狂魔是琳琅一族叛变的家族子弟,与族长继承人之一的琳琅星辰有私人仇怨,血剑宗外门弟子四百人的覆灭也是由此而发…】

看到这里,沐风不禁仰天狂笑了起來,

当初吸干了几百名血剑宗弟子之后,沐风在现场留下了一行大字“琳琅星辰!我俩的仇怨,你又何必扯上别人!”

原本只是想恶心一下琳琅星辰,沒想到效果竟然好成这个样子!简直是意外的惊喜!

【据说血剑宗新设置了十八血煞的职位,由每个境界中实力至强者担当,作为宗门的领头羊,其中…貌似有一位琳琅姓氏的人…】

沐风顺着信纸继续往下读,脸上的喜悦之色顿时褪去,一个琳琅姓氏的人,做了血剑宗十八只领头羊的其中一只,这对沐风和出云国來说,绝对是一个沉重的打击!

有了地位,意味着,琳琅一族的人,可以拉上一大票人跟沐风对着干,

不过看杜昂写这个消息的时候,用的词语也不是很肯定,沐风也只能先将担忧压下,


尿液浑浊
霉菌性阴道炎和细菌性阴道炎反复发作是怎么回事
阜新治白癜风专业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