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尔滨汽车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行情

塞草寒沙明人杨慎的一首词临江仙永恒

时间:2021-05-02 来源网站:哈尔滨汽车网

文:塞草寒沙

明人杨慎的一首词《临江仙.滚滚长江东逝水》,因为名著《三国演义》被广泛流传。作为主题曲,更是因为连续剧《三国演义》的热播,使大家耳熟能详。

每每听到杨洪基演唱的《滚滚长江东逝水》,总是那么雄浑豪放,心情为之振奋。可当我细读起杨慎的这首《临江仙》时,在那些豪放的字眼后面,确也有着另一翻心境。

我个人以为,每一首诗词都可以有我们自己的理解,因为,我们谁也不是作者本人,只要我们觉得有这种可能,那不妨说一说自己的看法也没什么。所以我想说一说我对这首词的理解。在说出我的理解之前,我想简单地介绍一下杨慎本人。

杨慎(1488~1559),字用修,号升庵,才华横溢。其父杨廷和在大明正德年间为首辅,杨慎也是正德皇帝殿试钦点的状元。正德死后,其堂弟嘉靖继位,从皇室称谓上有忤正德皇帝,因此有了“大礼议”的一场辩论。一方面是为了维护封建礼仪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报答正德皇帝的知遇之恩,杨慎冒死力谏,从而被嘉靖皇帝恨之入骨,廷杖后被谪戍云南三十年,至死没被赦免。

就是在被贬期间,杨慎写下了这首《临江仙》。全词分上下两片,各自写出了不同的人生观。

上片,“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”,一开始就是一个好大的感叹号。杨慎饱读史书,由此他能感到自古所有的英雄都象大江上的浪花一样,一冒尖就在时光的潮流中淘洗掉了。此句一出,既有“子在川上”的旷古姿态,亦有对“樯橹灰飞烟灭”的感叹。

由此,杨慎想到了自己冒死进谏却被流放,并且知道,嘉靖皇帝一听说他过的不好就高兴,杨慎觉得这一生是无望了,空怀一身才华,于是又叹道:“是非成败转头空,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”他这一生是做不出象样的事业来了,这些是非成败一转眼就在人的老去中成了空谈。青山总是那么美好,可这些有着英雄情怀的人,却一个一个的离开了。显然,他认为自己是英雄,虽然自己没有成功,但是努力过。末句的“几度夕阳红”更是写出了他心情的落寞,那个“红”字,没有一点美韵可言,反到是写出了英雄末路的悲怆。

整个上片,抒发了作者想成为英雄,却大志难酬的无奈。于是笔锋一转,他想用另一种人生观来释怀。

“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。”这里的“渔樵”,我不认为他是用来泛指一种人,我以为他是具体地说到了一般意义上的一个渔夫和一个樵夫。渔夫,是那种跟在风浪里的人,体会过“大浪淘沙”的感受,自己不是英雄,但是见证了英雄。而樵夫,是江渚上观望“大浪淘沙”的人,他是有着“子在川上”的体会。这两种人都没有英雄情怀,他们习惯的是秋月春风的美好。“一壶浊酒喜相逢,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”当他们相遇的时候,对饮着一壶平淡的水酒,却是那样的轻松高兴,而当他们谈起这古今的英雄们,又显得那样的轻松。

杨慎是有着英雄情结的人,但他又不能完成他想成为英雄的愿望,他纠结。这时候,他羡慕渔樵的“秋月春风”情结,但是他又不能做到。于是就有了“暇时红粉傅面,作双丫髻插花,令诸妓扶觞游行,了不为愧”的样子。(就是说一个古代才子,上演了打扮成女人的样了,让 们扶着喝酒游行,一点也不害羞的闹剧。)

从整首词来看,杨慎渴望有所作为,但又不能有所作为。他羡慕“渔樵”的心性,但他确属于有着英雄情结的人。所以,这一首《临江仙》看似雄浑,实则哀惋悲怆。抒发了一种郁郁不得志,英雄末路的无奈。

共 1 6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“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”可谓千古浩叹。作者从明杨慎的身世背景,到《临江仙.滚滚长江东逝水》,细述词作者对人生的独特感受,亦有自己对这首词的独特理解。----累了请抽支烟

LVMH把目光投向了在亚洲还有巨大发展空间的平价潮牌 1楼文友: 18: 1:12 文入心,才会获得不同于诗者、他人的感染力和融合度,所以,药感觉如果一如作者 我想说一说我对这首词的理解 ,本文将具有独到的拓展力和审美视角。

不成熟见解,还请作者谅解。问好。 细节细微处,自成词话。

回复1楼文友: 19:52:16 其实是与否并不是很重要,重要的是要有百家争鸣的氛围。感谢朋友的说法。

2楼文友: 2 :25:45 洗炼的文笔,严谨的文风,这当是解读和评论的精神。

榆林白斑疯医院
伊春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木门定制选哪个品牌好